百度地图 - 谷歌地图 都市情感网,让我们一起分享都市生活的酸甜苦辣-www.zfw88.com
心情日记网_心情日志_心情散文_心情美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心情句子_心情图文_关注我们的心情生活 - www.xinqinn.com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文章 > 亲情文章 > 正文

淡淡的乡愁

来源:www.zfw88.com 编辑: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04

淡淡的乡愁

每当我活得很累的时候,我就经常回忆过去。十几岁的时候,只要我家小院子里的枣树前出现一个树影,我疲惫的心就会马上得到解脱,得到安慰,安静下来。而且那个时候总有两棵树,一棵在前院,一棵在后院。它们来回回荡,挥之不去,摇摆不定的云朵,一片片高贵的气体,还有日复一日受到保护的闪光。

前院枣树老派,个性,好找。它们从根部底部分成两根树干枝条,像一对恋人,相互亲和,紧密相连。但是十一岁的时候,父母又把房子翻了。因为建筑结构的原因,在施工的时候,承包商建议爸爸把这棵枣树种了近百年。爸爸坚决反对,讨论了很久。他不得不砍掉长向主屋的树枝。枣木致密,质地非常坚硬。朝北的树枝被爸爸自己用锯齿剪了好几天。他一直说:“我真的受不了。”

一对相恋多年的恋人从此分开。剩下的树枝树从此看起来很孤独。两年没生枣了,叶子大多枯黄。因为这个原因,我伤心了很久,不忍心看它多次落寞憔悴的样子,以为坚持不下去的事情就会大白于天下。后来父亲倒了几次水。第三年,它奇迹般地复活了,叶子又亮又绿了。枣子还是和三年前一样甜。后来听父亲说:你爷爷年轻的时候,从老祖宗住的院子里挖了这棵枣树种在这里,可见老人是多么爱吃枣。爷爷爱吃枣,爸爸也爱吃枣。现在已经蔓延到我了。我常常释然地看着它斑驳的老树皮,凝视着它倔强而成熟的姿态,的黎明明,黄昏的夕阳,默默的等待和守望着我那近百年来安静祥和的家。

后院的枣树很年轻。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父母从外婆家挖出来,种在后院侧房附近。记得第一次种的时候,它跟我的拇指一样粗,我往上面倒了几桶水。三年之内,小枣树就会结出枣子,大而饱满,长而尖,至少有四五厘米长。熟了鲜红酥脆,家人称之为“麻基枣”。进入初中后,一直在外面读书。虽然很少回家,但心里总想着这棵枣树。

我还记得我十几岁的时候,喜欢看五月的枣树花。小的,小的,破的,有爱的,一个一个,一个一个,稍散稍散,很像一个和睦相处,相亲相爱的家庭。院子里的月季花开得很鲜艳,我不喜欢。反而是小枣花,有一种幽兰气质的清香。令人耳目一新,惊心动魄,让我陷入一种淡淡的、持久的陶醉。那时候我12、13岁,放学后总喜欢带个小广场,在站台上写作业,这样我就可以随时抬头看到小枣花。总觉得他们是那么的鲜活,那么的坠落,仿佛在告诉我一件事:简单,不唐突,平淡,就是精彩。

还记得有多少次,都市情感和无忧无虑的瞬间,枣树下,爷爷的镜湖响起,我唱着霸王别姬,龙袍,穆指挥……一遍又一遍,不知多少遍。歌剧的押韵升华了枣花的芬芳。那一段流水,精神飞扬如女中豪杰,说:“我听到金鼓齐鸣,画角之声,激起了我的顶枪。当时,”...枣树下,围在小院子里,回荡着,汩汩着,一遍又一遍地唱着枣树那么高的歌。他们是我最忠实的听众!他们知道在当时一个年轻的头脑中悄悄萌发的对传统文化的喜悦和深厚的感情。

爸爸是乒乓球爱好者。他教我打乒乓球,参加了很多比赛,锻炼了我的思维。在小院门前的卷首房里,妈妈特意留出两个大房间放在乒乓球桌上,让爸爸在业余时间打球,锻炼身体,娱乐消遣。所以他也结交了很多高尔夫球手,经常互相交流思想。每当玩累了,爸爸总是会坐在枣树下,泡一壶热茶,和他的高尔夫球手聊天。这时,小院子里爆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在家里画画或者写作业的时候,忍不住被感染,变得很开心。

7月15日,红圈里的树开始渐渐变红。熟透的枣子,那个玩左手瘦猴的大叔,总是踮起脚尖摘几颗吃。看着他心满意足的脸,一边嚼一边笑着眨着小眼睛,嘴里哼着嘶嘶声,赞不绝口:这枣好甜,好甜。他难得的甜蜜还在眼前。现在长大了遇到的人都感受不到这种甜蜜的喜悦。一个人站在枣树下,自然就变得自然了,太奇妙了。几个甜枣带领人进入这样的转变。我觉得真的是天上的彩云。

日期在8月15日变干。每到中秋节,在后院的厨房里,妈妈用大锅小锅慢慢炖的鱼和排骨,让整个院子弥漫着浓郁醉人的香味。爸爸会打电话给我们,手里拿着一根长竹竿,喊着“磁子、介子、竹子、打枣”。三姐妹叽叽喳喳的答应着,叽叽喳喳的像小麻雀,跑来跑去,跳来跳去,捧着簸箕,大盆小盆,满地捡着,红红圆圆的枣子,满满的小院子的丰收庆典。捡起来的同时,感觉自己的味蕾悄然而不自觉的绽放。我是三姐妹中最贪心的。我忍不住摘了一颗又大又红又圆的枣子,塞进嘴里。我嚼着酥脆香甜的枣,心里美极了。我忍不住哼着小时候妈妈教我唱的歌:开心的花儿竞相开放,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不久后,我父母为了让我们三个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来到北京拓展业务,我们姐妹也纷纷来到这个我不喜欢的城市学习生活。虽然这个小镇离北京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但我仍然觉得离家很远,因为小院子里没有枣花的香味,没有和平与温暖。在小院里,我有了青春的悲欢离合,枣树下的时光渐渐磨炼了我的精神状态。偶尔我再回去看枣树的时候,我爸的乒乓球桌上布满了厚厚的灰尘。小院中炽烈的人间烟火,仿佛已不在当下,但不知为何,清凉如雾般寂寥。我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去后院看小枣树了。我本来不想看,但是又舍不得看,怕看完眼泪。想必经过多年的风霜雨雪,它会长得又高又壮,结出更多的“麻枣”,应该是带着傲气炼成的。

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父母已经搬进了新房子,有温泉,有地暖。我还记得十年前,当我搬到新家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告诉我的父母:我们必须找到一个地方种植那两株枣树,没有它们我们就不能吃饭。父母深深的默许了那个点头,就像昨天一样。

后来院子没了,枣树也没了。后来他们在我梦里的田野里转世投胎,我经常带着这辈子“又见烟起”一样淡淡的乡愁去看他们。

上一篇:父母的鞭笞
下一篇:没有了
精彩评论
随机推荐文章
小编特荐文章

都市情感网 www.zfw88.COM 联系QQ:2624927959 邮箱:2624927959@qq.com

Copyright © 2012-2021 都市情感网(www.zfw88.com) 版权所有 Power by 都市情感网

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联系方式:QQ2624927959

投稿 找论坛 常见问题 回顶部